男人不是不能結婚,只是忘記結婚會變成兩個人,甚至三個人。

第一次踏入這個男人的屋子,女人驚訝的發現原來男人也有愛乾淨的。30坪的房子被他打掃的纖塵不染,各式生活用品安安份份的各自處在該處的位置,絕不是在女性來訪前一小時才匆匆忙忙亂塞出來的結果。男人的身上聞不到單身男子衣服上常有的霉味。

男人自豪的說,在他的屋子裡沒有任何牆壁,唯一可以稱為「牆」和「門」的是浴室的玻璃隔間。浴室的位置恰恰好的定義出臥室、起居室、工作室、廚房及餐廳。一個開放型空間設計的屋子,一個不食人間煙火的理想。在這個理想的狀態下,廚房當然不可能擠在條狀的小空間裡。

這一天,男人為初次來訪的女人微波了罐頭奶油濃湯,盛在白瓷圓盤中放到的木桌上,快速的從冰箱內拿出預先作好的前菜,轉身又彎進島型的廚房內,開始動手做起奶油培根義大利麵。

在開放型的廚房裡,有再好的吸油煙機也是枉然。男人的設計講求的是制約,美麗寬敞的廚房讓人避免做大鍋快炒的菜餚,以免弄得整個屋子都是菜味頗煞風景,所以今天他拿出來招待女人的絕活,也是簡易速成、不起油煙的料理。

由滿足自我為出發點的設計,屋內的一切擺設都是自己的偏好:以音響試聽功能為主的起居室、佔地特別廣的玻璃浴室、像咖啡店更多的廚房和餐廳...相形之下,臥室在這間屋子裡的地位就降低了許多。所謂的更衣室裡看不到衣櫃,男人說他的衣服很少,服裝對他來說並不是生活中重要的元素。整體來說,設計的風格充滿了男人自己的影子,強烈到容不下其他。

一年之後,在廚房裡忙進忙出的身影變成了女人的,更衣室穿衣鏡前的地面上放了些零散的化妝品;小小的儲物櫃裡,三面層板之間塞滿了男人和女人的衣物;隱藏式的鞋架上,女人則逆轉勝的佔了一半以上的空間。

儘管如此,女人還有自己專屬的家。彼此對美學的看法雖然相近,但是對於事物的偏好卻大不不同。男人喜歡大束的百合隨性的插在水瓶中,女人喜歡花一個上午在花市裡尋找少見的、用白紙包成小束的花;男人喜歡一目望去乾淨整潔的桌面,女人喜歡把自己珍藏的擺飾放滿整桌;男人喜歡比例完美、簡單俐落的大單椅,女人則一再的看上沙發修理行裡的二手老家具。

生活上的南轅北轍,使男人女人被迫各自擁有自己的空間,雖然一起輪流住在彼此的家裡,但一直不干涉對方的偏好。

在所謂的婚姻世界裡,怎麼能容與兩人分居在不同的地方?在令一個男人的家裡,如果女人不能獲得家具的主導權,女人便會覺得無法顯示在家裡的女主人地位。沒有隔間的屋子,也許對於兩人世界是完美的安排,但是對於第三人出現的可能性卻給予了完全的忽略。

所以,這個男人無法結婚。




創作者介紹

Brilliance of southern skies

rendering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