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不是科班出身的設計人,也不以設計人自居,只是我的職業名稱自己莫名奇妙演化成Designer,雖然我很不願意承認,但很不幸的我也變成了唯命是從的狗。

設計師為什麼會變成唯命是從的狗?這得從兩方面說起,一方面是設計師本身的原因,一方面是業主自我意識抬頭的原因。

在台灣,設計師的門檻很低,只要你在一間設計公司熬的夠久,就會變成設計師了。雖然會使用autocad,但是不一定想像的出來你的設計在3度空間裡長什麼樣子。雖然會翻Elle Decor或是Interni,但是不太會去看文字內容在闡述什麼樣的設計理念。會說一堆巴洛克或是極簡或是禪風之類的形容詞,可是設計出來的東西常常過與不及。喔,對了,還有會去買Georg Jensen的設計珠寶,但是不一定懂怎麼把它戴的出眾。

許多所謂的設計師連馬步都沒紮好,所以對自己設計出來的東西也沒有把握。當業主提出質疑時,立刻就手足無措;因為只能在平面圖上排出自我安慰的設計,所以到了工地得遭逢工務或是工班的質疑。他們因為自己開了工作室,就以為自己真的是設計總監,他們大聲的說我的職業是設計師,實際上離「師」的距離還有幾光年,因為他們頂多只會跟隨潮流,在空間裡面四處像貼海報般地貼名牌(或仿名牌)壁紙、堆砌名家設計(或仿名家設計)的家具,簡報時永遠只會剪貼國外設計雜誌上的精美圖片,告訴業主這就是我的設計概念。

連自己的設計都不會表達如何能期待業主能聽的懂你的設計語言呢?

更好笑的是,許多設計公司自詡為「設計公司」,可是往往報價單上,連設計費都不敢寫出來,表面上當成贈品,實際上灌水在工程裡面,麻煩這類公司請自行改名為「工程公司」,別再魚目混珠,破壞生態好嗎,台灣設計界已經夠萎縮了,不需要再來雪上加霜。

我自己的前輩常拿一個故事來教訓我。

當我們公司仍是台灣首屈一指的室內設計公司時,剛進公司的前輩有幸跟隨著當時的總監一起去向業主作簡報。這位總監只帶著幾張自己手繪的草圖去簡報(前總監的手繪稿很美,當我還是個整理雜物的小助理時從檔案櫃裡翻到過,竟然就這樣被公司當垃圾堆著,現在真後悔沒A走),沒有3D,更沒有powerpoint。他只用國劇角色的例子來向業主解說他的設計理念,就令在場的業主為之傾倒,這歸功於他的口才與自信。

但是同樣的,這個故事也告訴我,千里馬也得要遇到伯樂的欣賞才會變成千里馬。而自以為是的業主常常會搞砸一個好的設計。

現在的業主不能要求他們看的懂平面圖,甚至連3D都不一定看的懂。每到競圖,就成了各家設計公司努力把3D當成衛生紙在用的時候。就算3D畫的再好,畢竟也只是3D,並不能表現真正空間帶給人的震撼。設計師們企圖想要業主聽懂設計師在想什麼,以及在幫他們想什麼是一項困難的工作。我自己就碰過,業主問我,為什麼3D上櫃台沒有看到滑鼠和鍵盤,卻不理會我為什麼要把reception設計成這種造型。

尤有甚者,認為自己可以凌駕於設計師的專業,160的身高堅持自己的人體工學應該要使用80公分高的桌子,或是堅持要把營業用的吧台後方的走道改成55公分就夠吧台人員使用。

設計師不過是唯命是從的狗,這是在這一行沉浮了八年的我的感想。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rendering 的頭像
rendering

Brilliance of southern skies

rendering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