雨後,她依然準時的出現。11:45AM
那天她是個情場失意的女子,自顧自的在吧台邊喝著酒,

嘴裡不乾不淨的嘟囔著,一邊對不敢上前攀談的陌生人挑釁:

看什麼啊?不敢過來嗎?就這一次,明天走在路上別說認識我。

她永遠喜歡這種明快乾淨的關係,
雖然她走路總是拖泥帶水、喜歡勾勾撘搭著牆腳。

但是誰知道,她從此就這樣養成了習慣,

總是在午休將近的時間,拉長了脖子站在那裡等著。

等著陌生人出現,然後彷彿相戀已久的戀人般著在陌生人身旁撒嬌。





其實大家都明白,從來沒有海誓山盟的約定過什麼。

某一天,已經是十二點四十五分了。

她一如往常的站在相同的地方,伸長著脖子窺探著窗戶,

但是曾經熟悉的陌生人並沒有出現,

午休的時間即將結束:

是不是不會再出現了呢?





難道是結束的時候了嗎?

她走下了台階,太陽依舊熱烈且耀眼,

她走入了巷弄之中,拖著步伐,

依舊是倚靠著牆腳走路,但這一次是因為失落感讓她全身無力。

忽然間,她看到了那個熟悉的陌生人出現在巷子的盡頭。

陌生人開口叫了她,但是她卻假裝沒聽見。

別叫我啊,那只是一日情而已。

陌生人看她沒有回應,便自己開了大門,走上了樓。

是啊,我們說好了不談感情的。

她繼續往巷尾走去。

遠方傳來了開門的聲音,陌生人在叫喚她。

我們說好了不談感情的啊,可是,可是沒辦法了,已經沒辦法回頭了啊!

她向巷口奔回,使勁全力跳上了牆頭,登上熟悉的露台:

太慢了你!我很餓耶!(怒)

她嬌嗔的喊著。





肥雪(其實是一點也不肥的)

某一天突然就出現在陽台上,搶了老榔頭的飯碗,是個傲嬌的女貓,只准她主動在你身邊蹭來蹭去,絕對不允許你去摸她。右耳少了一片,所以是在情場上受過傷的女子,但是這個缺陷並不影響她的美貌。男人執意要替她取名叫快雪,但我覺得太矯情,不適合在滾滾紅塵裡打滾的女子。最近她肯讓我摸她的屁股和尾巴了,但只要我稍越雷池一步(肩膀,奇怪的邏輯),貓掌就到,果然是個傲嬌的女貓。





榔頭(因為看起來個子很大)

也有一樣傲嬌的個性,不,中年男貓應該說驕傲才對。因為老在住家附近哭餓才開始餵他,漸漸變成習慣,於是幫他取名叫榔頭。長的很粗勇的樣子,但是餓了就哭餓,吃飽了立刻就地倒下睡覺,這種行徑更像是流浪漢。和肥雪和平相處,share貓食,不打架也不起爭執,還會禮讓女士,比較像巴斯林(見海萊茵-銀河公民-麥田),我想替他改名叫巴斯林,被男人以同樣理由駁回。



插播-飽食終日無所是事的正牌大小姐

喜歡昂貴的化妝品和名牌包。特技是找出最貴的化妝品和分辨真假的包包。非過午不起床,嗜食豬五花和拿鐵,把飼料當繡球拋,把討厭吃的食物埋起來。會用豬齁聲表達意見。本來應該是吉娃娃界的名門閨秀,但因為愛不對人(誤)體重超過三公斤,而被永遠逐出了吉娃娃界。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rendering 的頭像
rendering

Brilliance of southern skies

rendering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