說到香港的動作片,就應該要放成龍警察故事,無奈遍尋不著合適的,只好讓霆鋒頂一陣子吧...囧rz

有些人雖然不是親姐妹,可是心有靈犀就像雙胞胎一樣;有些人則儘管已經當了二十幾年姐妹,但是對方下一步要做什麼,卻完全摸不著頭緒。我想我和我的大妹就是屬於後者。

這次的旅行很特別,可以說是暌違了二十年的家族旅行,時間短暫,而且時間點的安排上有點複雜,完全是為了家中的犬貓而遷就著。

父親在香港等我們去和他團聚,第一天早上母親帶著小妹先抵香江,我和大妹餵好了貓狗第二天在一起出發,然後全家人一起吃頓晚餐後,母親再一人先回台灣照顧貓狗,留下我們姐妹三人在香港購物狂歡。

我和兩個妹妹都有一同出國旅遊的經驗,但是因為大妹個性比較不隨和又神經兮兮,所以後來出國我幾乎都是帶著小妹,一來我和小妹個性比較相近,二來小妹個性比較仔細可靠,一些旅遊資訊會比我更熱中分析比較,於是我就樂的輕鬆。

這次去香港,由我負責訂機票等行程,打從約時間搭機場巴士起,緊張大師不斷的改時間改計劃,然後質疑我的建議,我幾乎是隱忍著,預備到了香港就把大妹甩掉自己去逛街。

喔~忘了說,大妹除了不隨和、神經兮兮之外,還有個毛病就是節儉。

好不容易到了香港機場,她居然不讓我搭有名的機場快捷列車(HKD:90),硬要我扛著行李去搭機場巴士(HKD:33),雖然說她的行李硬是我的兩倍重,我也很佩服她的毅力,但是在香港,time is money,看著巴士好不容易緩緩的(時速50公里)開到了市區,還得每走一百公尺就得等一次紅綠燈,我幾乎已經忘記為什麼要搭早班飛機來香港了。

我努力的盯著街道門牌,深怕過了站,倒不是自己怕走路(我可是曾經穿著高跟鞋從東京車站徒步走盜東京鐵塔過),而是怕大妹會怪罪。

好不容易到了金巴利大道,我提醒妹妹下車,下了車我們還站在路上討論該往左走還是往右走,突然之間妹妹大叫:我的行李呢!

我想到在準備下車時,她曾經將行李包放在巴士地上,沒想到才一會兒時間她竟然已經忘了自己有一包行李,更離譜的是,她在巴士上就開始把護照機票這些東西都塞進了行李中了。

我以為我們討論的時間不很久,香港的號誌燈又這麼密集,巴士應該走不遠,才說完,大妹已經像子彈一樣的衝了出去,雙手成手刀狀前後揮舞,輕熟女OL頓時使出了熊的爆發力以及豹的敏捷力衝去追公車了。

說到這裡就得提一下,我的大妹就和我們除了個性和外型都天差地遠外(我和小妹屬於只適合靜態活動的御宅族,而我的大妹從小到大都是眾人目光的焦點,長的漂亮,個性外向),還超級有運動天份,她小學是田徑隊,高中打籃球,大學打男友,她雖然身材苗條不是肌肉勃發的類型,但奇怪的是只要她的手隨便甩一下,別人身上就掛彩。她還曾經和美國女大兵比過腕力,雖然輸了,不過聽說在場的男生也都拼不過,所以雖敗猶榮。

看著像子彈般衝出去的大妹,我呆在原地,不知道該跟著追上去,還是該搭計程車先去追我妹,再去追計程車。香港的太陽超級大,我提著行李追了一個街口已經看不到大妹的背影了,等到我覺得已經追不上時(沒力氣了),我只想著:妹妹的行李不見了,然後妹妹也不見了。

幸好我帶了手機出門,幸好大家都帶了手機出門,等我冷靜一點時,我立刻發現我無法止住自己大笑的念頭,因為我的腦海裡已經浮現了完整的成龍警察故事的電影畫面:陳家駒要攔下巴士上的搶匪,陳家駒搭順風車上了高架橋剛好此時巴士正通過橋下,陳家駒從高架橋上跳上了巴士車頂,然後倒立著爬下車窗,貼著巴士的擋風玻璃秀出了警察patch強迫司機停車...

然後我就站在香港尖沙嘴街頭無可救藥的狂笑起來...因為是在香港啊...

話說我站在人車喧鬧的香港街頭大笑的同時,大妹終於跑累了,攔了路邊的計程車(喔...開始有警察故事的fu了),命令司機去追前面的巴士。

可憐的司機被我大妹的氣勢所摄,儘管香港車陣密密麻麻,還是努力的幫她追上了要追的公車,大妹也順利的攔下了巴士,上了車尋找她的行李。然而原本該放著行李的地方卻空空如也,因為...這不是A21,這不是A21啊~

於是妹妹被憤怒的司機趕下了車(因為聽不懂她在說什麼),立刻又攔下了第二輛計程車,這次她很聰明,一上了車就落了英文:FOLLOW A21!

然後很快的,司機開了車門要她滾下車。

老實說香港計程車司機的脾氣都不是很好,起碼我遇到的兩個都不友善,要是在台灣,我敢保證大部分的運匠看到觀光客都是很照顧及包容的,(唉,還是台灣人可愛!)

大妹沒辦法,眼看司機不肯追巴士,自己力氣又用盡,於是她也毫不客氣的把門又關上:那你載我去飯店!

於是我走到了飯店時,看到她已經坐在飯店Lobby的沙發上和媽媽及小妹會合了。在飯店人員的協助之下,順利的找到了我們搭乘的巴士,不過大妹得回到機場巴士站去拿行李,不放心的媽媽陪著她一起去,等到兩人回到尖沙嘴的飯店時,已經是晚上七點了,大妹在香港的一天就這麼浪費掉了。

到這裡,我必須說,我的座右銘又一次得到了印證,就是:計劃永遠趕不上變化,所以,船到橋頭自然直。

沒有任何事前計畫的我和小妹逛了我一直想再次拜訪的美麗華商場(竟然就在飯店旁邊),並且找到了許多跑單幫帶日貨的商家會去批貨的地方(因為遇到了很紅的日貨賣家),而大妹回到了飯店後因為覺得對母親過意不去,就請她吃了一頓超好吃的海產,兩人在廟街和香港人把酒言歡,一同討論台灣的國家大事。而父親呢,他的船期delay到半夜才靠岸,一早就得立刻飛奔回船上,否則就會被丟棄在香港。於是我們的香港團圓飯計畫就這樣破局了。





創作者介紹

Brilliance of southern skies

rendering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