到香港當然就是去shopping,看到滿Lane Crawford櫥窗的SALE標語,多麼的心曠神怡啊~

 

  

 

 

經過了不斷的網路衝浪,最後選擇下榻的旅館是蒂樂文娜公寓。

 

 

 

 

在網路上已經看到許多關於這間旅館的介紹,其實原本考慮想住的是另外一間JIA,雖然只有一街之隔,但是價格整整差了一倍啊~攜家帶眷的我們怎麼可能住的起~當然是一個人來時再說吧。

 

 

 

這裝間以舊大樓改的旅館玩的是超現實風格,走進旅館時,除了造型誇張的單椅,以及繁複的裝飾,倒沒有特別注意到所謂的「超現實感」。不過從跨進電梯開始,我就打定主意一定要好好拍一張電梯裡的照片。

 

 

怎麼說呢?我覺得這是我看過最有趣的電梯造型了,每一次的搭乘,我都努力地想看清設計師如何佈置出這麼虛幻的空間,然而在反射和半反射鏡的交互運用下,我竟無法輕易的察覺出光源的位置,酒紅色帶有紙醉金迷氣氛的空間,給我少見的有趣電梯搭乘經驗。

 

 

 

 

而進入了客房就開始了一場虛實的視覺挑戰。

 

 

假的壁爐,真的茶几,

 

 

 

 

假的畫框,真的電視,

 

 

 

 

假的雕花格柵,真的出風口...

 

 

 

 

然而,整棟旅館讓我覺得「最超現實」的設計,不是lobby的誇張裝潢,也不是客房裡虛擬的壁爐,而是廁所的燈光。雖然不似客房或接待大廳色彩詭譎、大鳴大放,但浴室卻是讓我感受到設計師用力最多的一個空間。

 

 

 

 

香港地狹人稠、寸土寸金,住過的飯店多半浴室可以小就小,然而,蒂樂文娜公寓的浴室雖然在整體空間上佔的比例並不特別多,但是處處可以發現設計師在挑戰人體工學與空間之間的極限。用少少的空間,滿足最大需求的同時,卻不讓使用者感到侷促。

 

 

 

 

 

以洗臉台來說,無論是多大的台盆,設計不當時總會讓使用者很容易把檯面搞的溼答答,但蒂樂文娜的洗臉台只有大約35*25cm的大小,卻不容易被使用者濺的到處是水,關鍵就在於面盆的位置。蒂樂文娜的洗臉盆距離檯面的外緣較遠,並使用壁面出水的水龍頭,而檯面的高度略矮,這樣的設計制約使用者在洗臉時將身體儘量靠近面盆,也就比較不容易將水灑的到處都是。

 

 

關於洗臉面盆與檯面的位置關係,我們常會習慣於使用舊的呎吋去做設計,卻沒有想過為什麼要留這樣的尺寸進退。其實面盆的尺寸眾多,樣式也不一樣,應該要搭配的水龍頭也不同,自然就應該會產生各種變數,我不知道是否設計師在檢討這些小尺寸時是否有多方考量,但這個細節的注意卻讓我覺得及其難得。

 

 

而燈光的設計也是浴室的重頭戲。

 

 

設計師注意到了炫光的問題,在化妝鏡的一側以及馬桶上方的燈具中使用的光源都是附有遮光膜的燈泡,且最令人驚艷的就屬如廁區的設計了,設計師大膽的在如廁區使用墨鏡,並將燈光與虛幻的噴砂水晶燈圖案巧妙的結合,使得原本在茶色鏡上不起眼的噴砂造型在燈光的照耀下,變成了一盞迷幻而魅惑十足的燈具,所謂的設計就是以簡單的手法達到加成的效果,這位設計師在這裡辦到了。

 

 

 

不過也許是施工的疏忽,這位設計師在淋浴區蓮蓬頭調整桿的位置設定上卻出了個差錯。調整桿的位置設計在牆面的中央,疏忽了蓮蓬頭的固定點並非是在調整桿的中央而是偏移15公分處,這樣的結果導致即使淋浴間的寬度是剛好的,但我們在淋浴的時候卻得貼著一邊的牆洗啊。

 

 

 

 

 

另外浴室地面整體使用亮面羅馬崗石,對使用者也是一個潛在的危機(雖然我超愛這種夾雜鏡子碎片的地磚在燈光下華麗的演出),加上淋浴間排水溝槽的高低差設計導致我在洗完澡後在高低差上打滑,整個腳底板黑青,所以,除非使用者是設計師本人,浴室裡還是避免使用光面地磚和盡量不要有高低差的好啊。 

 

 

 

 

 

 

 

 

 

 

創作者介紹

Brilliance of southern skies

rendering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