冷的不得了,男人幫肥雪和榔頭在陽台上放了個鋪了毛毯的紙箱,肥雪和榔頭輪流跳進去享受著重回母親懷抱的感覺,一邊瞇著眼睛打著呼嚕呼嚕、一邊用爪子踩著羊毛毯,不過可能還是無法讓他們抵擋寒風的侵襲,所以過沒多久,他們又各自去別的地方尋找溫暖的地方睡覺了。所以,下一個改善計畫就是幫他們弄個暖爐、以及一個可以遮風避雨的家。依照男人龜毛和龜速的設計,他們可能還得再忍耐一陣子,希望晚上不要下雨,這種寒流下起雨來才是真的要他們的命,我在想這時候老家的蓓麗應該正睡在暖暖的被窩裡吧。

晚餐依舊不知道要吃什麼,於是去了巷內的小火鍋店買鍋底準備回家煮來吃,不是上次說的那間藝人很多的火鍋店,賣太貴了,一鍋要280(外帶不收服務費),小菜難吃、料又不夠好,這家才180,料好實在,所以總是高朋滿座,因為薄利多銷,所以看起來似乎並未受到不景氣的影響。

等著店家打包的時候,我跑去了對面的水果店買點水果。才走到店門口,就被門口一大桌柳丁上插著的標價給嚇到,瓦楞紙上用奇異筆寫著大大的「一粒一元」。

早已聽到新聞說的今年的柳丁比紙箱還便宜,有點不可置信之餘還認為可能是媒體專撿驚悚的新聞播,如今自己看到了,真是哀哉吾民,農民們辛辛苦苦的種植只有這種回報,替他們不值及不平。

資本主義就是這樣,雖然說只要努力人人有機會成功,然而那些本身就有資本的人,往往是錢滾錢、利滾利,玩起了虛無的供需把戲,最後金融海嘯就是這種買空賣空的遊戲規則的惡果,大浪一來,不管是之前有佔到便宜的,或是沒佔到便宜的,大家都有份,一起被拉進了這個漩渦中。

天氣冷颼颼,景氣也慘淡,儘管大家對新上任的總統原本抱著無限的期許,但是風雨之下已經很難生信心了,總統以及他的團隊做事的格局太小,更是讓人灰心,我不知道每個人發個3600可以帶來多大多久的經濟效益、我也不知道花八萬塊認養農地能產生多大的效益(但是我覺得這件事絕對不該是我們選出來的總統該做的事情,男人說要是周美青來做應該還比較有風行草偃的效果),希望他以後睡覺可以睡飽點,腦筋清醒點,少跑無聊的公關活動,少做些亂槍打鳥、花拳繡腿的銀彈政策,多想想該如何在嚴苛的環境下求國家的自保,再說要如何讓經濟成長,畢竟、在"這種"前任總統之後繼任,躺著都能中彈,實在很不容易,看著馬鬃痛在電視上發表不之所謂的演說,我又覺得冷了。

創作者介紹

Brilliance of southern skies

rendering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