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hop-cbar1.jpg


才抱怨完,朋友回來的第一天我們就約出去逛街,一切又像是回到過去初入社會、我們都單身的時後,只要一句話,二話不用說,晚上爬也爬出來逛街。

好朋友就是這樣子吧。

逛完了東區,其實也沒有太多好逛的店,大部分都是五分埔批進的韓貨,如果看到喜歡的,還不如上網或是直接殺去五分埔買。

我們有一搭沒一搭地逛著,

朋友說,為什麼街上的人那麼少。

我說,一來是禮拜一大部分的店都公休,二來是景氣真的是壞了,前一陣子關的店更多,

朋友問衣蝶咧?那邊還可以逛嗎?

我說,不行喔,裡面和遠東差不多了。都是些完全名不見經傳的牌子。

真慘。

最後晃到八點多,我們就跑進乾杯去吃飯了。

因為打定主意要請客,所以點起來特別豪邁,完全可以甩開和男人在一起時節制的包袱,務必要賓主盡歡。

我右方是對奇怪的情侶組合,不是很美可是話超多的洋妞以及看起來有錢很台卻又話超少的中年人,

洋妞喝生啤,半杯下肚嗓門已經變大,哇啦哇啦的說個不停。

我和朋友也一人點了一杯黑麥生啤,頗順沒啥苦味,然後大啖燒烤。一頓飯吃了一個多小時,都在聊自己家誰又幹了什麼傻事,順便向她update家裡那齣歹戲拖棚的花系列進度。

最後我們的交談聲大概也不會比洋妞的小了。原來是酒精啊。

吃完飯後又繼續意猶未盡的逛了附近的漏網之魚,再慢慢踱回捷運站。一路上還又鑽進了小屈,想當初我們逛完街也是這樣,總要又鑽進附近的康是美逛到不能在逛才肯認命回家。

很單純的快樂。

我搭小黃回到家,故意提早下車,慢慢走路回去,路上打電話給男人,回應他那通未接來電。

男人有些吃味又有些撒嬌的抱怨著,不過我還是很開心。

男人說,現在不生氣了?那就好了。好朋友本來就沒那麼多好計較的,見了面就什麼事都沒了。

我說,對啊,真的是這樣呢,討厭的msn,話的意思好像都會被曲解。

掛上了電話,走在冷清的公園,我想,這樣的快樂只有兩週,再來又要等兩年了,真寂寞啊。

還是好好計畫要和姐妹淘們接下來要去哪裡玩的好吧。

 

 

 

 

 

 

創作者介紹

Brilliance of southern skies

rendering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